齐白石老人和他的画

流金岁月 | 老物件 / 作者:嫚咖啡 / 时间:2014-12-18 / 180℃

齐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原名齐纯芝,号渭清,祖父取号兰亭,老师取名齐璜,号濒生,别号寄萍老人、白石山人,后人常将“山人”二字略去,故后常号“白石”。

齐白石是近代中国著名的国画画家,十九至二十世纪中国画艺术大师,早年曾为木工,后以卖画为生,擅长画花鸟、虫鱼、山水、人物,衰年变法,笔墨雄浑滋润,色彩浓艳明快,造型简练生动,所作鱼虾虫蟹,天趣横生。其书工篆隶,取法秦汉碑版,行书饶古拙之趣,篆刻自成一家,亦能诗文。与张大千并称“南张北齐”。

早年曾为木工,后以卖画为生,五十七岁后定居北京。擅画花鸟、虫鱼、山水、人物,笔墨雄浑滋润,色彩浓艳明快,造型简练生动,意境淳厚朴实。所作鱼虾虫蟹,天趣横生。齐白石书工篆隶,取法于秦汉碑版,行书饶古拙之趣,篆刻自成一家,善写诗文。曾任中央美术学院名誉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等职。代表作有《蛙声十里出山泉》《墨虾》等。著有《白石诗草》《白石老人自述》等。

鲜活有趣的画作,疏朗的笔法印章,通晓有味的诗歌,都带有一种明亮的乡土风情。正如齐白石本人天真坦率的性格,非黑即白,不是棱角太分明,而是有自己的气度与章法。从来都只有“是”与“不是”的人,画的画自然也是明亮畅快、元气淋漓的。

有这么一个故事,上世纪50年代,张大千拜访现代派绘画大师毕加索时,发现他临摹了好多齐白石的画,并非常推崇。他解释说因为齐白石仅用一种墨水画鱼,一条线画水,就能有水的流动和气息,实在太了不起。甚至还说,“我不敢去你们中国,因为中国有个齐白石。”这故事流传已久,难辨真假。但齐白石的画,确实有这种在极简中透露出万千生机的特点。

齐白石在北京定居后,内心却是“故里山花此时开也”的思想轨迹。齐白石不可能将家乡草木赶过黄河带到北京,但家乡草木却作为一种自然信息随齐白石来到北京,并化作艺术信息传达出来,以实现齐白石心理的平衡。齐白石刻了许多寄托着怀乡之情的闲文印,如“吾家衡岳山下”、“客中月光亦照家山”,是齐白石自抒胸臆的第一主题。齐白石写了许多的怀乡诗,如:“登高时近倍思乡,饮酒簪花更断肠,寄语南飞天上雁,心随君侣到星塘。”又如“饱谱尘世味,夜夜梦星塘”、“此时正是梅开际,老屋檐前花有无”,这些诗句是齐白石“夜不安眠”、“枕上愁余”时所些的肺腑之语。变法和着变意,变意和着变法,乡心伴着童心,童心也总念乡心。

齐白石对点、线、面的构成极其重视,因此多有奇妙的章法和生命的律动。当齐白石临摹八大山人的鸭子时,将册页变为四尺条幅,上部三尺皆为纵向题跋,已显露了齐白石在构成上的奇思;《雏鸡》一画,仅在下方五分之一处画三只小鸡,左上方五分之一处落穷款,三个点与一条线遥相呼应,把那大片空白化为有生命的空间;《莲蓬蜻蜓》中,四尺长的一条纵向线与一尺长的一条斜线的交叉,就完成了秋思的意韵,已简到不能再简,这是齐白石的奇思妙构。在鱼、虾的画面中运用同向线的排比造成运动的节奏同样体现出齐白石的构成思想。作品《小鱼都来》中“向心”的节律,《荷律群鱼》中两个圆(荷叶)与一组斜线(游鱼)的组合,是齐白石内心生命律动的迹化。在松鹰、紫藤、牵牛花这类作品中,齐白石善于运用复杂的线型变化以造成复杂的旋律。题《松》诗句“虬枝倒影蛇行地,曲干横空龙上天”;画藤题句“乱到十分休要解”,“老藤年年结如蝇”,表白的都是对特有形象的审美感受。将嫩荷、夏荷、残荷作比较对照,清晰地发现,齐白石善于运用笔墨,也擅用线的节奏、组合方式的变化,表现不同的气氛。这种奇妙的构成,有齐白石的技巧,而这独特的技巧又与齐白石对内在美的独特追求有关。构成《柴耙》作品中的一根篆书般的大线与七根短线,是柴耙的形象所提供的,是以柴耙入画的齐白石这个“乡巴佬”本质的体现,是“以农器谱传吾子孙”的愿望刺激下的产物。

不画我没见过的

每当提到齐白石,人们总会想到虾。他擅长用淡墨润成虾身,衬出虾游水中的透亮;用浓墨画虾头及点睛,点出活态。浓淡对比,生机盎然。几笔细线写出须爪,一只只灵动的虾好像呼之欲出。不过,白石老人曾题字“予年七十八矣,人谓只能画虾,冤哉!”感叹人们只记得自己画的虾,心里憋屈。

因为齐白石画作高产,题材丰富,他的花鸟虫鱼画更是一绝,是“为百虫写照,为百鸟张神”。《百虫图卷》画了91种虫,有各种姿态的蟋蟀、草蜢、蝈蝈等等,好像真在纸上爬。他曾画过一本花鸟工虫册,上面有翩飞的蝴蝶闻着花香而来,机灵的蜻蜓在荷叶间追逐,勇猛的螳螂在树荫下栖息。

花草与昆虫间的互动,让每一张都像在讲故事。他自己将此册题为《可惜无声》,此情此景这么真实,可惜没声音。

这种灵动,也许得益于齐白石对生活的观察入微,与作画时的实事求是。他说不画自己没见过的,每一样都要是真实的。比如虾身就是六节,蝉趴树枝是头朝上,都要讲究。老舍先生曾让他画一句诗“芭蕉叶卷抱秋花”,齐白石当时年事已高,想不起来芭蕉叶是左旋还是右旋,四处打听也没问到,最后他就选择不画卷叶了。

真实里的写意

齐白石曾说自己是“我诗第一,印第二,字第三,画第四”。他的诗,通晓明白,大可玩味。他写棉花是“花开天下暖,花落天下寒”,气象十足。田野生活是“到老莫嫌风味薄,自煨牛粪火炉香”,好不有趣。他的印章,疏密对比强烈,章法大起大落。书法却坦率自然,毫无书卷气,反而有种强韧的生命力。四者都充满写意之美,自然之趣,草莽之气。

这也是因为齐白石从小生活在乡间,不受拘束。并曾“五出五归”,游历名山大川,见识了名家大作。更重要的是,他在60岁时“衰年变法”,敢于打破原来临摹名家的痕迹,让自己的所思所爱跃然纸上,将写实与写意对立统一起来,这也成就了他在画作上的高峰。

如齐白石工兼写的代表作《枫叶寒蝉》,大写意的枫叶红得耀眼,秋意盎然。工笔的寒蝉双翼轻薄,丝纹可见。这种纯朴之美,生活气息满满的。

浓厚的乡土气息,纯朴的农民意识和天真浪漫的童心,富有余味的诗意,是齐白石艺术的内在生命,而那热烈明快的色彩,墨与色的强烈对比,浑朴稚拙的造型和笔法,工与写的极端合成,平正见奇的构成,作为齐白石独特的艺术语言和视觉形状,相对而言则是齐白石艺术的外在生命。现实的情感要求与之相适应的形式,而这形式又强化了情感的表现,两者相互需求、相互生发、相互依存,共同构成了齐白石的艺术生命,即齐白石艺术的总体风格。

似与不似,是与不是

齐白石早年卖画为生,收入比较窘迫,出了名的吝啬,“卖画不论交情”。曾画一只虾十元,有些人只给35元,想看他怎么画。齐白石就机智地画了三只,另外一只只有小虾尾露在外,幽默中也令人心酸。一开始他的画也卖不了高价,因为不同于那种风雅的文人画,他的画有种民俗味,在当时很受争议。而且木匠的出身,让他难以挤身所谓的高雅艺术圈。

他曾说自己的画是在“似与不似之间”,细致的观察给了形的依据,想象力赋予了神韵。这句话好像齐白石一生的写照,比如外界曾对他是不是艺术家的问题上模棱两可。而他到了晚年时还会因为外国友人没有竖起大拇指夸赞而闷闷不乐,这种简单明了的处事方式,也是说明他心里只有“是”与“不是”的标准。

正是这种非黑即白的性格,能够让他在度过尴尬的处境后,索性按自己的想法来,画出回忆里最熟悉的那种味道:乡间生活里的虫鸣鸟叫、花草树木、拙朴风情。这一份明亮的心境,才是天然野趣之美的根源,也才是一个人有所成就的根源。


更多老照片请关注新浪微博:过去的老照片

→ 肉丁网微信公众号:【肉丁网】 ←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造型笑掉牙的老电视机 萌死不偿命哦
下一篇:历史上的老缝纫机、古董缝纫机
相关阅读